K81111\【贵阳印记・二】扁井不扁,尺寸之间流淌百年方圆\

K81111 时间: 2019-11-16

[圖片]一塊石碑訴說著扁井的[曆史 的拚音:lì shǐ]

對於上了年紀的貴陽人而言,”扁井”這個地名並不陌生,當大家不經意間提起這個詞時,引來的[都是 的英 文:All are] ”啊個水好哦”、”甜得很”[這樣 的英 文:then]的句子。

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[城市 的英 文:cities][建設 的英 文:building]的日新月異,高樓平地拔起,”扁井”也好似消失一般,被埋沒在城市的鋼筋水泥中,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後輩們也[因此 的拚音: yīn cǐ]喪失了了解這段往事的[機會 的拚音:jī hui]

動靜[記者 的拚音:jì zhě]穿街過巷,紮進城市的最深處,去探尋一口百年老井,用[我們 的英 文:we]的雙眼和老街坊口中的[故事 的英 文:fable],為您揭開這段專屬貴陽的塵封記憶。

循著導航的方向,動靜記者來到了雲岩區的市北路附近,”你好,請問你曉得扁井的那個老井在哪裏不?”一路走來一路問,知曉的人卻並不多,不是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弄不清,就是模棱兩可,殊不知,此時的我們已來到了”扁井”的邊緣。

[圖片]在2011年扁井被列為貴陽市文保單位

多方輾轉,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伯給了動靜記者答案,隨著他手指的方向,一條名叫”扁井巷”的老街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在了動靜記者眼前。

緊鄰熱鬧非凡的市北路,放眼望去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看到不遠處方方正正的省府新大樓,而扁井巷內的陳設卻並不那麽”現代化”,還設有”電話機”一塊錢打[一次 的英 文:Once]的雜貨鋪,掛著扇葉電風扇的”精武館”,以及吃著”棒棒冰”追逐打鬧的孩童,一切的一切都是記憶中老街坊的味道,這樣的場景,激增了動靜記者想要了解”扁井”的渴望。

就在記者苦苦尋找古井之時,一陣兒童的嬉笑聲從一旁傳來。隨聲追去,古井有力而平穩的水聲也伴隨而來〖K81111办公厅〗。

行走十餘米之後,動靜記者終於看到了那座擁有百年曆史的古井。

井口的一側,泉水源源不斷的流出,淌進亭子旁青石板砌成的兩個水池裏。從貴陽市文化局的諸多史料文獻中,動靜記者了解到,作為貴陽市保存最為完好的水井,扁井一直以來都保持著”一井兩池”的傳統格局。

[圖片]“一井兩池”格局的扁井

”兩池”邊,一位婦女正在漿洗衣物,女子[年齡 的英 文:age]並不大,看起來也就三十出頭,舉手投足間,動作卻十分嫻熟■K81111文件库■。娃娃們陪伴著母親,在水池旁打水仗,炎炎夏日,顫動的熱浪中,井水顯得那麽的清涼。女子一邊洗著衣服,一邊訓斥著打鬧的孩子。

亭子旁,還有下象棋的老人和擺小吃攤的商販,這一切,不禁讓動靜記者聯想到住在這裏的先輩們昔日的生活場景。

今年90歲的胡老太,是[當地 的拚音:dāng dì]居民中絕對的”老輩子”,胡老太的家離水井近在咫尺,15歲從老家納雍嫁到貴陽,胡老太就隨丈夫定居於此,這一住便是75年。當動靜記者向老人表明來意後,老太毫不猶豫的向動靜記者講起了她記憶中的”扁井故事”。

”這口井時間久咯,我到這就有了,這麽多年了,水從來沒有幹過,我們以前都是靠這個水生活。”胡老太說,以前家家戶戶做飯洗衣都用這個水,井水好像也很”給麵子”,不但從來沒有枯竭過,還會定期出現”奇跡”,到了冬天水[反而 的拚音:fǎn ér]會變暖,而[夏天 的拚音:xià tiān]一來,水又變得很涼。

[圖片]時至今日,隨已無人飲用,但扁井依舊是附近居民的生活水源

”那時的水真幹淨啊,池子清澈見底。”談及此,胡老太回憶起了當年的場景:那時路過這的人都會在水井邊擼起袖子捧水喝,喝完之後[人們 的拚音:rén men]都習慣在井邊逗留一陣,說說話,聊聊天,話到高潮,又是一捧甘冽的井水,每次喝完,飲水者的臉上都透露出極其爽快的表情。

水好了,很多人都慕名前來取水。胡老太[告訴 的英 文:tell]動靜記者,直至今日,仍然有來自貴陽甚至安順、遵義等地區的人前來背水。”每次一背都是一大桶”胡老太笑道。

這口井水不但滋養著胡老太一家,也見證了這個[家庭 的拚音:jiā tíng]由一代人變成了今天四世同堂的局麵。”我家五個娃娃,三個孫孫都是我帶大的,也都是吃這個水長大的,現在有了重孫孫,但這個水卻不能喝了。。。”

胡老太的話讓動靜記者[感 的英 文:sense]到好奇,[然而 的拚音:rán ér]對於當地居民而言,卻早已不是什麽新鮮事,即便水池水井都仍是舊貌,但在大家心中,這一切已然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了實質性的改變。

動靜記者從多位居民口中得知,隨著附近[區域 的英 文:regional]不斷的建設,以及水井周圍新房修建不規範導致的生活廢水倒流,扁井的水質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[遭受 的英 文:Suffer]了一定程[度 的拚音: dù]的汙染,已[無法 的拚音:to be]達到飲用水質。

[圖片]水中嬉戲的兒童

”現在自來水接進了家裏,但除了做飯和平時飲用,我們還是[喜歡 的拚音:xǐ huan]用井水來洗衣服。”胡老太的兒媳,48歲的楊建芬告訴動靜記者。在諸多居民心裏,泉水對於他們而言,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非凡,就像[自己 的拚音:zì jǐ]的母親一樣。”從出生到現在,我們生活中的每一天[幾乎 的拚音:jī hū]都有這口井陪伴,現在水不能喝了,這樣的情況難免讓人有些尷尬。”31歲的男子小陳告訴動靜記者,作為生活在井邊的年輕人之一,小陳的眼中有類似於長者的憂傷。

”這口井還是要[保護 的拚音:bǎo hù],這個水我們真的舍不得。”當動靜記者[離開 的英 文:absence]胡老太的家時,老人用滿是真切的口氣喊道。誠然,無論是年過九旬的胡老太,還是而立之年的小陳,扁井水不止是生活的一部分,更是生命的一部分。”我們放不下這口井,這[也許 的英 文:Perhaps]就是所謂的情懷吧。。。”小陳笑道,笑容裏滿是依賴和不舍。

[圖片]流淌百年的井水

夕陽西下,孩子們的嬉戲和老人們的象棋仍在繼續,一切仿佛按部就班的進行,一如扁井水上百年來的流淌不息,黃昏中,刻有”扁井”二字的石碑顯得那樣耀眼,又顯得那麽深沉。。。

(動靜記者 張澍 實習生 李享)

責任編輯:安娜



Б.前港佳阳厂斜对面的门面房门头是做好了,但属于违建,请问要去哪个单位问以后还会拆吗 Б.【贵阳印记・二】扁井不扁,尺寸之间流淌百年方圆 Б.有空回家多看看父母--转载南京一位老人在网上晒出的一封写给海外留学未归孩子的家书 Б.出租车你悠着点开,撞上了你就摊上大事了 Б.丧心病狂  老师撕裂学生耳朵 Б.嘉兴原教育研究院院长贪污受审泪流满面。
动态K81111 网站地图